<samp id="b6q9g"><th id="b6q9g"></th></samp>
    <i id="b6q9g"></i>
    1. <p id="b6q9g"></p>

      <samp id="b6q9g"><th id="b6q9g"><tt id="b6q9g"></tt></th></samp>

    1. 山西安益洪山陶瓷有限公司

      山西安益洪山陶瓷有限公司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親筆題詞藝術陶瓷行業優秀企業

      全國服務熱線0354-73518862015年最受消費者歡迎獎

      熱門關鍵詞:藝術陶瓷高檔陶瓷禮品陶瓷酒瓶定制禮品瓷定制陶瓷工藝品陶瓷板畫定制陶瓷藝術品陶瓷裝飾品

      當前位置:首頁 >  關 于 我 們  > 悠久歷史

      探尋唐山陶瓷之源 山西介休移民祖地(轉載)

      文章出處:責任編輯:查看手機網址
      掃一掃!探尋唐山陶瓷之源 山西介休移民祖地(轉載)掃一掃!
      人氣:發表時間:2017-03-17 08:36:45【  


        作者簡介:葛士林,現任唐山市政協文史研究會副會長,曾任唐山陶瓷集團黨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唐山市國營陶瓷一廠黨委書記、廠長,是中國骨質瓷研8:35 2017/3/17究生產的主要領導者。



        唐山譽為“北方瓷都”,是中國最重要的陶瓷產區之一。唐山陶瓷起源于明朝永樂二年,在解讀這段歷史的時候,所有的著述文章幾乎都在重復這樣幾話:明永樂二年,由山西、山東移民帶來各自的制陶技術,在唐山彎道山周邊落戶,從而開啟了漫長的唐山陶瓷發展之路。
        其實,如果更細致分析,則應是山西移民田、范兩家來的更早些。他們自明永樂二年落戶唐山,隨即就逐漸開始了家庭陶瓷作坊的生產活動。而山東移民秦家落戶后,則是先以務農為生,到明嘉靖年間,漸成當地富戶,在山東會做缸的常家到來之后,才聘請常家做缸師傅,獨資創立了唐山第一家陶瓷作坊“陶成局”,開始專事陶瓷生產。如果依照嘉靖年號上限1522年計算,則山西移民在唐山開始陶瓷生產的時間要比山東移民約早118年。

        由此得知,唐山陶瓷最早的開創者應當是山西移民。



              

        最早帶來制陶技術的山西移民是晉中介休人田時寬、范時真,他們在原籍均為陶戶,移民時結伴而來,因看到唐山彎道山蘊藏煤,矸甚富,破土即是,隨即落戶西南山坡,建起缸窯,重操舊業,燒制缸盆。其時缸窯在下,人居其上,故稱“窯上莊”。

        之后,隨著山東秦家“陶成局”的出現,彎道山周邊的窯業日趨繁盛,于是,山西移民居所窯上莊這一帶逐漸擴大,包括窯上莊、后店子、前店子、小店子、三益莊等,被稱為“西缸窯”;山東秦家所居秦莊一帶逐漸擴大,包括秦莊、上村、下村、黃莊子、會頭莊、張莊子、周家街、楊家街、裴家街等,被稱為“東缸窯”。而以田、秦為代表的早期移民,歷經600余年的繁衍生息,輩輩師承,代代沿襲,最終也成為了唐山最顯赫的陶瓷家族。

        關于山西介休田氏家族遷居唐山的史實,主要依據于《田氏家譜》的序言記載,其十世田軾字學瞻在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春為《田氏家譜》所做的首序中寫道:“我田氏一族,肇基自山西汾州府內,寄居介休司東村中,傳家既久,永世無窮。明德方新,克昌厥后,念宗盟之有托,豈忍舍舊而圖新。奈時勢之所迫,偏宜去彼而就此。爰及永樂二年,轉徙永平,遷居灤郡,社選曹口,宅卜缸窯。此故創業之始基,即啟后之宏圖也,且夫豪杰之士,無待而興,特立之英,孤身克振,況我?!?




               

        范家后人范星輝也曾回憶道“老祖范時真與田家于明代永樂二年由山西省汾州府介休縣司東村遷至西缸窯,發現豌豆山西南面蘊藏煤,矸甚富,破土即是,遂就地取材,創制缸盆;且自始祖起世世業陶,輩輩師承,故有所記憶?!?

        但遺憾的是,唐山史學界對于唐山陶瓷源于山西移民的記述僅限于此,半個多世紀以來,相互轉抄,重復論述,僅此而已,并沒有人追根尋源給予進一步的查證。
        而更為遺憾的是,自清朝末年起,唐山因興辦開平礦務局,近代工業快速崛起,陶瓷業也隨之日益更新,結果導致唐山早期陶瓷生產遺跡極少保存。而1976年的大地震及震后重建,更是把六、七十年代尚存的極少老窯舊址毀滅殆盡,消蹤滅跡。
        資料短缺,遺存難覓,這給唐山早期陶瓷研究帶來極大困頓。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能夠找到山西“介休司東村”,尋訪到元末明初介休陶瓷的基本狀況,我們就能從介休當年的歷史遺存中窺測到唐山陶瓷早期生產狀況的影子,搞清田、范兩家從介休究竟帶來了怎樣的生產工藝技術和窯爐制式,也會清楚其制陶技術在當時處于何等水平。同樣,如果能夠找到山西“介休司東村”,我們也就能更加清楚田、范先祖是在怎樣一種情景下移民唐山的。倘若今日介休司東村還在,田、范家族后裔尚存,或許還有陶瓷生產,對于今后探索唐山陶瓷的發展史,都是一件不容忽視、大有裨益且意義非凡的事情。

        帶著這樣的考慮和思索,2015年10月25日,在做了充分準備之后,我攜囊上路,去了山西。



              

        介休處于晉中腹地,是個縣級市,在介休政協郝繼文副主席、郭生輝秘書長、提案委員會張志東副主任以及市宣傳部宋林偉部長的熱情接待幫助下,我終不虛此行,找到了許多答案,解開了許多謎團,其中最為重要的是糾正了在唐山誤傳多年的“司東村”謎團。

         “司東村”原來只是一個“音譯”
        那么,介休究竟有沒有“司東村”這個地方呢?
        我在唐山做準備工作的時候,已經查遍了介休的地名,結果是根本就找不到有這樣一個地方,這使我一直憂心忡忡。我想,也許這個古老村落早就被歷史湮滅了,如果真是這樣,我的這次尋訪,恐怕將無功而返!

        到達介休后,當我忐忑不安地把調研“司東村”的提綱交給介休政協的同志們時,我看到大家都在搖頭。他們告訴我,介休從來沒有過這樣一個村落。我頓感情緒一落千丈,但就在這時,他們忽然拍案,頓然醒悟,這不就是“石屯村”嗎!原來,按照介休的地方口音,漢語shi都發si的音,而tun都發dong的音,唐山所講的“司東村”,按照介休的口音去讀,就是“石屯村”。石屯地處介休東北部的洪山鎮,是一個遠近聞名的陶瓷村,并且很巧,這里還是郭生輝秘書長的老家。郭秘書長說,“石屯村”在歷史上曾經大量生產過白瓷、黑瓷和白釉刻花日用瓷等,今天依然有人從事陶瓷生產。



              

        想不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但是隨后問題又來了,顯然“石屯村”的情況,與唐山所說的“司東村”還有許多不同:其一,唐山田家從“司東村”來,這里應當有田姓,但“石屯村”從來沒有姓田的姓氏;其二,遷徙到唐山的田、范氏移民,只善制作粗瓷大缸,并不掌握白瓷生產技術,而“石屯村”在歷史上是多做白瓷而少有大缸的。
        此時,諳熟介休歷史的政協郝主席突然撥開了迷津,他說,在介休還有一個發音相同的地方叫“師屯村”,隸屬于介休西南的義棠鎮,也是一個古陶瓷村,甚至年代更為久遠,只是那里的陶瓷生產早已絕跡,一般很少有人提起。很快,秘書長把電話打過去,結果證明,義棠鎮的“師屯村”在歷史上不僅做大缸,而且有田姓、范姓人家居住。

        想不到,一個“石屯村”,一個“師屯村”,兩個村子方位相左,隸屬各異,名字也不同,但用介休話說出來,都發同樣的音———“司東村”。到此方知,原來唐山幾百年間所沿用的“司東村”名,竟然只是一個“音譯”!

        既如此,唐山《田氏家譜》的序言又是由田家人書寫的,怎么還會弄差?其實想想也不奇怪?!短锸霞易V》的首序寫于清道光二十三年,這與其先祖移民唐山的時間已經過去了439年,其時只記得鄉音而不知字義,實在是情有可原。這正如古詩所言:“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走進田氏故里師屯南在介休市政協秘書長郭生輝和提案審查委員會張志東副主任的陪同下,我們一起來到了師屯村。到達村后方知,“師屯村”現已改由兩個村委會管理,一個叫師屯南,一個叫師屯北,而田姓和范姓則居住于師屯南村。這時,師屯南村的靳學奎書記早就在辦公室里等著我們的到來呢。


        師屯南村緊鄰義棠古鎮,中間是從北向南湍流不息的汾河,河上除有現代橋梁連接,還保留著一座古代拱橋。介休義棠鎮這片地方,是一條自晉中至晉南的狹長河川地帶,東西兩面都是山巒,莽蒼之間,猶如兩條臥龍相視同飛。然而就在這狹窄的咽喉地帶,竟然有汾河、大西高鐵、南同蒲鐵路、京昆高速和108國道并列穿過,可謂龍蛇飛動,形勢險峻。而更令人嘆為觀止的是,就在師屯村南,汾河西岸,有一道險峰拔地而起,名叫銀錠山,沿百級陡立的石階而上,山頂是一座遠近聞名、規模宏大的虹霽寺。該寺建于唐貞觀年間,寺中除有體量很大的山門,鐘鼓樓,春秋樓,天王殿,大雄寶殿,地藏殿外,院中還有一座修建于明代萬歷18年的虹霽古塔,塔身八面玲瓏,建造雄奇,遠近十里,清晰可見。




        銀錠山和高高聳立的虹霽塔,倒影映于汾河之上,酷似延安寶塔山與延河倒影的景觀,所以這里又有“小延安”之稱。據說,有多部反映延安的影視劇,外景地都是在這里拍攝的。

        目前的師屯南村,李姓人口最多,其次是靳姓,然后是田姓,范性則只有一家。但是,在最初建村時,這里只有田姓一家,其他姓氏人家都是后來的。           靳學奎書記找來一位名叫田秀雙的老人,77歲了,陪同我們一起觀看村中的舊窯址和瓷片沉積層。在一片被稱為“田家溝子”的山坡上,我們看到一處已經嚴重坍塌的民宅,其中依舊挺立的部分門樓屋檐,磚雕對縫,依然顯現著過去主人的不凡身份。村民告訴我們,這一片都是田家老宅。





        在田家老宅的坡下面,有兩座比較完整的直煙饅頭古窯,依山而建,多半窯身埋靠在山體里,只有窯頂外露。在兩座窯之間是兩大間磚房,兩座窯的窯門開通在里面,顯然是用來做窯房使用的。從外面看,窯頂高出屋頂,人們可以在上面行走站立。我們走進其中一座古窯,容積足有50多立方米,大得驚人。在這兩座窯下方不遠處的一座院落里,還有一座小型古窯,已被拆除了一大半,剩下的部分恰似做成了一個剖面給大家看。這戶人家在弧形的窯壁遮罩下修了一個茅廁。
        除了古窯遺址,我們還看到很多農家的院墻都是用舊瓷籠、舊窯磚壘砌的,老缸和碎缸片、各種器物的缸釉瓷片隨處可見。而在村邊的黃土沉積層中,則有多處瓷渣堆積。
        靳書記介紹,師屯村過去做陶瓷,主要是大缸、盆罐,黑釉碗,這里的陶土原料非常豐富,滿山都是。我隨著老靳走出村外,爬上高坡,果然道道土梁溝壑,都裸露著陶瓷粘土,雨水沖刷下來的,沾水就是陶泥。
      站在師屯南村的高粱上,望著縷縷炊煙,我已可以斷定,這里就是“介休司東村”了。
        現查有關資料記載,明代汾河西側師屯村北有“磁窯口”地名,說明這里已是陶瓷大缸的集散地;元代時記載,因汾河谷地距官道很近,故義棠一帶設場燒瓷;明代時,隨著平遙、太谷一帶城市興起,經濟發展,除了師屯、汪溝一帶繼續燒造瓷器外,洪山一帶再興設窯燒瓷之風,并且一直延續下來,幾百年窯火,生生不息。

        從介休看見了唐山陶瓷的源頭情景。





        在介休,我還特意去參觀了介休歷史博物館陶瓷展廳,琉璃展廳,到洪山古陶瓷歷史遺址考察了瓷渣堆積層,并應邀到洪山唯一一家大型日用陶瓷廠參觀并和大家進行了交流,還看了一家著名的琉璃生產廠。在路上,我還留意到有幾座已停用的形制比較靠前的直煙圓窯。而后,我又到洪洞大槐樹移民歷史園參訪,進一步了解真實歷史上的明代移民情況。

        介休陶瓷的優勢在于它有豐富的坩土和煤炭資源,特別是粘土資源極其豐富,漫山遍野都是可用的陶土,依據沉積的不同層位及硅鋁含量的不同,可廣泛適用于磚瓦、琉璃、粗瓷大缸以及細白瓷的生產需要。這些粘土、紫木節幾乎不用添加外阜石英、長石等硬質粘土搭配,即可成型、燒制。由此可想而知,山西移民最初來到唐山,一定是看到彎道山的表皮粘土、紫木節與介休接近或相同,才“社選曹口,宅卜缸窯”的。



               

        在宋、元、明代,介休洪山陶民利用天然泉流沖刷山皮粘土,入池攪拌,然后順水渠流到窯場,沉積成泥,再使用水動或手動輪盤手拉坯,缸器在泥坯晾曬中,還要用木板拍打整形,干燥后施釉,最后入窯燒制。那些窯爐多半依山坡而建,屬饅頭型直煙窯。這種情形,除利用自然水源外,和唐山早期大缸生產工藝完全相同,只是唐山的粘土鋁含量更高,后來逐步加入石英、長石,因而在瓷質硬度、強度、釉面光亮度上更勝一籌。


        明朝初期沿襲元朝體制,對戶籍管理極為嚴苛?!睹魇贰肪砥呤?,志第五十三,“食貨一”載,“凡戶三等:曰民,曰軍,曰匠”。明永樂二年介休移民唐山者,祖輩業陶,當屬匠戶,匠戶在官府的嚴格掌控之下,不是可以自由遷徙流動的。所以《灤州志》中曾有這樣的文字描述:“明初工匠有籍,今無矣。
        惟唐山多缸窯,能制陶器罌甕盆盎之屬?!庇纱宋覀兛梢詳喽?,當年介休移民落戶西缸窯,并不是像奴隸一樣,而是由朝廷遷派,還能享用到一些寬松的政策。唐山西缸窯《田氏家譜》中也有記錄說,三世三門田化元,配張氏,無嗣,由山西過子田伊祿??梢娖鋾r山西介休與唐山之間,雖然路途遙遠,尚有密切聯系。
        明永樂初年山西介休移民落戶唐山,而在其后的一段時間內,兩地人員交往,技術交流,工具攜帶,也許是唐山缸窯陶瓷能夠從無到有,從小而大,逐漸發達的原因之一。
        介休不知道自己是唐山的老師在我來到介休之前,介休方面從不知道,唐山的陶瓷技術是由介休移民帶去的,論起來,介休還是唐山這個“北方瓷都”的老師呢!這消息讓介休的朋友們頓感意外和驚喜。

        介休是個古窯口,早在宋代就有白瓷、黑褐和黃彩畫花瓷、黑瓷、茶葉末瓷、青黃釉瓷等日用陶瓷生產,上世紀五十年代起,在介休城外洪山和城里南街都曾先后發現過燒瓷遺跡與渣堆。而且,介休也是中國的琉璃之鄉,介休琉璃瓦不僅使用于全國的古代建筑,也曾是皇宮所選。



        介休古代陶瓷始于何時,人們曾有爭論,既有唐朝、五代說,也有北宋說,但這些年通過出土實物鑒定,應為北宋時期較為準確。介休陶瓷技術源于何方?有專家考證可能來自于河南河津窯及當陽峪窯,但從介休博物館藏看,也很有磁州窯特色,當然,這些都是同時期的宋代的窯口。
        介休窯口在金代遭到極大破壞,明清時期又死而復生,逐漸改以洪山陶瓷外稱。但是到了近代,洪山陶瓷因市場、體制、水源等問題,逐漸衰退,特別是前幾年當地煤礦私挖亂采,挖斷了洪山源神池地下水源,致使泉流干涸,洪山老廠徹底關停,現今只留下唯一一家靠近城區的日用陶瓷股份新廠,還在生產日用瓷。
        我的出訪,不僅帶去了介休與唐山陶瓷的淵源關系,也使介休方面感到獲得了一種潛在的希望。唐山陶瓷規模宏大,人才濟濟,他們希望雙方能在今后進一步加強交流與合作,不僅在歷史課題的研究上,更要在促進雙方陶瓷工業的發展上取得成果。
      此文關鍵字:

      相關資訊

        展開
        亚洲中文字幕久久无码精品A_国产农村乱人伦精品视频_一级毛片,一级毛片_午夜福利毛片
        <samp id="b6q9g"><th id="b6q9g"></th></samp>
        <i id="b6q9g"></i>
        1. <p id="b6q9g"></p>

          <samp id="b6q9g"><th id="b6q9g"><tt id="b6q9g"></tt></th></samp>